標籤: 周夢蝶

《約會》周夢蝶

  總是先我一步 到達 約會的地點 總是我的思念尚未成熟為語言 他已及時將我的語言 還原為他的思念   總是從「泉從幾時冷起」聊起 總是從錦葵的徐徐轉向 一直聊...

《重有感》周夢蝶

  信否?有你的,總是有你的——   曾因羞憤而自殺的香魂 嬝嬝,自深井中逸出 再世又再世為人之後 天轉路不轉,芳名依舊金釧 果後果,因中因,緣外緣 如是如是如...

《六月》周夢蝶

  蘧然醒來 繽紛的花雨打得我底影子好濕! 是夢?是真? 面對珊瑚礁下覆舟的今夕。 一粒舍利等於多少堅忍?世尊 你底心很亮,而六月底心很暖── 我有幾個六月? 我將如何安...

《空白》周夢蝶

  依然覺得你在這兒坐著 回音似的 一尊斷臂而又盲目的空白 在橄欖街。我底日子 是苦皺著朝回流的—— 總是語言被遮斷的市聲 總是一些怪眼兀鷹般射過來 射向你底空白 火花紛...

文青晚安詩

  〈寂寞〉周夢蝶 寂寞躡手躡腳地 尾著黃昏 悄悄打我背後裹來,裹來   缺月孤懸天中 又返照於荇藻交橫的溪底 溪面如鏡晶澈 祇偶爾有幾瓣白雲冉冉 幾點飛鳥輕噪...

《寂寞》周夢蝶

  〈寂寞〉 寂寞躡手躡腳地 尾著黃昏 悄悄打我背後裹來,裹來   缺月孤懸天中 又返照於荇藻交橫的溪底 溪面如鏡晶澈 祇偶爾有幾瓣白雲冉冉 幾點飛鳥輕噪著渡影...

周夢蝶 行到水窮處

  行到水窮處 不見窮,不見水—— 卻有一片幽香 冷冷在目,在耳,在衣。   你是源泉, 我是泉上的漣漪; 我們在冷冷之初,冷冷之終 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