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也要很文青!最有文學態度的三把傘

陰雨綿綿的冬日,撐著傘行走於寒風中,即使獨行卻不孤單,因為手中的傘為你遮雨也為你撐起一片天。

即使是雨傘當然也要選擇與眾不同,甚至將文學融入傘面才夠文青;國立臺灣文學館品牌「拾藏:臺灣文學物語」最新的「日常測候」系列傘共有三款,以臺文館藏品進行商品開發,並與台南在地雨傘製造商「富雨洋傘」攜手合作,透過轉譯故事發想創意設計,讓館藏品中的臺灣文學故事擴散溫度,陪伴大眾,豐富日常生活。

「酷暑」21吋輕量抗UV折疊傘,由三毛「第一匹白馬(車牌)」發想,展現三毛抵抗現實酷暑的自由姿態。戒嚴時代,政治與社會環境受限,宛如高壓酷暑。三毛從呆板的教育與保守的社會中逃脫,離開臺灣流浪撒哈拉沙漠。她與丈夫荷西購買一台白色汽車,那是她的「第一匹白馬」,陪著她與丈夫穿越廣漠風沙。

 

圖說:「酷暑」21吋輕量抗UV折疊傘,由三毛「第一匹白馬(車牌)」發想,展現三毛抵抗現實酷暑的自由姿態。

 

「驟雨」25吋自動折疊傘,以賴和的漢詩〈別後寄錫烈芸兄〉設計,表達即使驟雨不斷依舊緩行向前的情懷。賴和生於乙未割臺前年的1894年,如驟雨般的年代中,古典漢文學面臨各種挑戰,「臺灣新文學之父」賴和依舊前行,以文學推動思想啟蒙。傘面透過他親筆字跡與文本中雨中別離的詩句,帶出略帶哀傷的古典情意。

 

圖說:「驟雨」25吋自動折疊傘,以賴和的漢詩〈別後寄錫烈芸兄〉設計,表達即使驟雨不斷依舊緩行向前的情懷。

 

「暴風」27吋自動傘,將蔡培火《CHA̍P-HĀNG KOÁN-KIÀN》(十項管見)中不畏暴風吹襲,仍然屹立的臺灣魂,以白話字呈現。日治時期,社會的改變席捲臺灣人思維之際,蔡培火有感於文言漢文離民眾太遠,日文也非臺灣母語,因此以臺灣話言文一致的白話字撰寫社論。傘面上的臺灣圖案,出自此藏品的封面,並取白話字篇章標題切割重組。

 

圖說:「暴風」27吋自動傘,將蔡培火《CHA̍P-HĀNG KOÁN-KIÀN》(十項管見)中不畏暴風吹襲,仍然屹立的臺灣魂,以白話字呈現。

 

「日常測候」系列傘將在12月25日於台灣文學館館內藝文商店正式上架、明年1月1日起,也將於全國富雨洋傘通路上市。期待「日常測候」傘款也能讓民眾有感,由日常出發,持續傳遞臺灣文學的故事。

 

資訊:

國立臺灣文學館

地址:台南市中西區中正路1號

電話:(06)221-7201

 

更多藝文活動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