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圍金馬獎新導演 《聖人大盜》徐嘉凱剖析內心世界

《聖人大盜》這部電影為什麼要叫聖人大盜?他其實來自於老莊思想一句話,「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他裡面講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其中一個最重要原因就是,我們在當時古代的時候,我們把儒家思想奉為一個圭臬,儒家思想告訴我們必須要服從,那服從之後服從壞的皇帝天下大亂,所以天下出現了很大的禍亂。所以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的「大盜」,他本身意思是大禍;那「聖人」指的就是一個唯一絕對的規則。所以當世界有唯一絕對的規則的時候,就會有很大的禍亂發生,這是聖人大盜他本身的原意。

 

 

拉回過頭來到現在,我們的聖人是什麼?我們的聖人是錢,我們被國家的教育、我們被社會的教育、甚至我們被父母的教育,我們都被灌輸了一件事情,成功等於你有多少錢、成功等於你有相對應的多少數字。可是問題人生成功是錢嗎?我們活著只為了錢嗎?

 

《聖人大盜》這部電影他其實並不是教你我們到底要怎麼樣透過區塊鏈發大財,但是我們可以透過區塊鏈審視我們為什麼要發大財,還有我們可不可以發一筆屬於我們自己心靈的財富、發一筆我們共同認可的財富、發一筆我們的夢想,這個才是我們人生要去追求的重點,而不應該只是為了財富。

 

區塊鍊是「殼」 電影講的是人的故事

 

其實老實說,區塊鏈它只是這個電影當中的一個殼,就是一個包裝起來的殼。就像我們會去看有電影是關於籃球的,籃球其實是個殼,那裡面講的可能是像國片下半場,那他講的是兄弟情;那譬如說我們看到拳擊手的片子,那它裡面講的其實可能也是追夢;那其實我們講一個區塊鏈這樣的片子,它也就只是一個殼,但它裡面講的是什麼呢?是我們年輕人面對這個社會當中不公不義,我們所發出的反抗和怒吼,以及我們提出來的改變的方法。因為我們所處的時代,是科技正在改變生活很大的一個時代,那區塊鏈它改變的事情是金融的體質。

 

那其實我們講金融大家都會覺得離我好遠,但其實不是,金融的改變離我們很近。以前我們用紙鈔,現在我們用電子支付,現在我們用 apple pay、 line pay,但在接下來時候會有什麼 pay 呢?會改變我們生活成什麼樣子呢?年輕人有沒有辦法從這個區塊鏈 5G、Fintech 這些當中去找到新的定位?所以其實拉回過頭來,演員或很多人大家都很害怕的時候,我就說:第一,我是在拍電影,我並不是在教你什麼是區塊鏈,所以我們回到電影的主軸,我們是一群專業的人,我們在講關於人的故事,我導演的專業也是在講人的故事,所以不用那麼緊張不用害怕。

 

讓演員了解區塊鍊 是拍攝過程最大困難

 

我覺得這次在拍電影的過程當中,其實最難的事情是,我們這一齣戲其實有非常非常多實力派的演員和明星的加入。包含像志偉哥一個非常資深、非常具有明星魅力的演員;包含雅妍、喬喬、晏豪、高英軒、巫建和侯彥西,這些其實都是一時之選的一批演員。然後呢?但是這一批演員大家對於區塊鏈這個新科技都很害怕,而且害怕點每個人都不一樣。上完了這所有課的過程當中,每個人都說 blockchain 到底是什麼?blockchain 到底怎麼樣?然後就出現的七個人七個不一樣解釋、七八個演員大家都有一個不一樣的狀態,然後我都要去跟他解釋,然後解釋完之後再把所有人 sync 在一起,所以我覺得這是拍這部戲當中一個很大的挑戰跟困難。

 

撇除外型限制 學會說故事給別人聽

 

我小時候其實脾氣很差,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的情緒,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一直敲桌子。那種爸媽會覺得「他怎麼了」,然後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媽媽都會很擔心說我到底在幹嘛?我後來發現一件事情是,我想要跟人當朋友,但大家沒有人想要跟我當朋友,因為我可能長得很胖,然後那時候做東西功課也不好,然後講話又白目、又不太會跟同學相處,三不五時還時常把學校池塘裡面的蝌蚪裝進水壺裡面然後養青蛙被媽媽罵,就是會做很多的事情不是那麼樣的討人喜歡。

 

但後來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說我到底可以怎麼樣跟人交朋友?還有我到底有沒有才能?所以我嘗試去學相聲。那時候有個因緣的際會可以去學口語的表達,學了之後我發現,如果給我一個角色,就是相聲演員這樣的角色,我可以做得很好、我可以去說故事給別人聽、我可以撇除我外型的限制。因為相聲演員就是要搞笑嘛,那我那時候胖胖的然後自卑,但相聲演員胖胖的很可愛啊!我就再把自己畫上兩個大白熊貓的樣子,然後去做表演,那時候獲得了肯定。那時候我覺得是說,原來跟人相處也可用這樣的方式,就是我可以套上一個演員的角色,然後跟大家分享這個故事,大家會喜歡我這個演員的角色和我這個樣貌。

 

失敗人之常情 能不能原諒自己才是課題

 

但如果說到我最害怕的事情的話,我一直警惕自己不要成為我會不喜歡的人,但你會感覺到你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必須要妥協和必須要改變。然後我以前很不喜歡「必須」這兩個字,可是我現在越來越常講「必須」,然後規矩也越來越多,所以我會害怕變成一個到最後有一些東西不是我初衷,但我必須要完成的事情。那做完了這些事情之後,我還能夠很坦然地面對自己嗎?我覺得這有一部份是我害怕的。因為對我還說就算有一天公司真的不見了、或有一些東西失敗了,它其實也都是人之常情,可是自己能不能夠原諒自己,我覺得這是人生當中對我來講最大的課題。

 

創業路上遇貴人 緣起曾志偉找錯門

 

我覺得創業的路上,真的遇到很多貴人相助。其實從最一開始早期的投資人,那當然會是我們的貴人,也教導我很多很多的事情;還有我公司的夥伴,對我來說大家都是非常重要的貴人。可是如果回到「貴人」這兩個字的話,我覺得這一路上我很慶幸遇到了一個貴人,是志偉哥。

 

我就開了一個酒吧,我開酒吧的時候我就期待會有很多不一樣的朋友、不一樣的人路過,然後我們可以談一些合作。結果沒有想到酒吧開幕的第二天還第三天,就有一個人打開門走進來,好像剛聽完張學友的演唱會吧,走進來就「啊走錯了」,然後就去隔壁間。他其實要去北村導演的店,跟朋友約在那結果北村導演的店關了,然後我們的店還沒有關因為正在檢討,結果志偉哥一來我們就把全部的電打開,接下來就跟志偉哥聊啊、討論說我這是一個網劇叫Bartender,然後開了一個酒吧,接下來其實有個電影的計畫。志偉哥就說「很好啊」,就拿了一張便條紙,其實那個便條紙我還放在我錢包裡面,就是一個黃色很普通的便條紙,在店裡面拿筆寫下他的電話跟Email,然後就給我,說:你有什麼東西就把東西寄過來給我幫你看。我拿到那個紙條就覺得:哇不可思議,曾志偉志偉哥,然後我就寄了一年的信,他都沒有回。

 

但是到一年之後,我就想說不行,我的電影真的要開拍了,我就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他,跟他說我的電影要做了要拍了,他沒有接,我就想不行,那還是傳簡訊吧!傳了簡訊後他就回我說:「我在東方文華,你寄的信我都有看到了,你過來一趟」然後我就去了。志偉哥說「好你講一遍故事給我聽,就給你五分鐘講一個故事」「欸這故事好啊,很好啊,而且你寄了一年的信,我沒看過有人這樣的。所以我找你過來,說了一個好的故事,你掛我名字,你的電影我當監製,我也願意當主演」。他不但是很大力地支持我拍的電影,更重要的事情是,他也教了我很多很多事情,他告訴我這社會有一些你怎麼樣看待這個世界的規則、然後他告訴我到底什麼是電影,他告訴我當我們面臨到困難的時候,你該怎麼樣去處理。所以我真的覺得志偉哥是我創業這五年當中所遇到的一個很重要的貴人。

 

電影和現實交集 串聯沉浸式娛樂

 

講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大家都說虛擬貨幣、虛擬貨幣,那這個虛擬貨幣之於現實當中他是虛擬貨幣,可是所謂的沈浸式娛樂。然後我們打造一個事情是什麼?我建造一個虛擬的世界,它有虛擬貨幣,但是這個虛擬貨幣在現實世界當中也可以用。所以回過頭來現實世界虛擬世界,他本來是一個平行宇宙,但是他現在出現一個交集叫做虛擬貨幣,這個虛擬貨幣是在這個世界虛擬的世界聖人大盜的世界當中發行,然後也未來還有更多 IP 作品延續下去的時候,他一直一直會續存的。而現實世界當中你也可以用 SELF TOKEN,用 SELF 這樣的貨幣去做自己想要去做到不一樣的事情,所以這時候他兩個世界產生了一個交集。

 

我們必須要酒吧我們必須要有bistro,讓大家真的可以用 SELF 去消費,讓大家體驗到電影當中或是我們網劇當中,這些虛擬人物所喝到所感受到的,所以我已經先把虛擬的五感體驗帶給你到現實當中。

 

譬如說像現在有人體驗完,他就會說 SELF 是什麼?他就是我可以拿 SELF 去消費,然後可以拿SELF去支持嘉凱追夢,所以對我來說沈浸式娛樂是看嘉凱成長,然後我逐步的支持他影響他,然後甚至有一天我從支持者變成股東;那有一些人是我們酒吧消費者,他就覺得我的沈浸式娛樂是一個,我來這邊跟謝祖武喝同一杯酒、我來這邊跟曾志偉喝同一杯酒,喝完了之後呢,我可以用電影當中的虛擬貨幣來交易,我就覺得這東西好酷好 fancy。只要我去做這個故事就會不斷被說下去,然後最終我一定有一天在所有科技都成熟、所有體驗都完整的時候就說:嗨大家好這就是沈浸式娛樂,甚至到頭來我不需要去解釋什麼是沈浸式娛樂,那個時候才會是真正沈浸式娛樂的時候,因為大家我已經定義完了,沒有人可以再超越這個事情。

 

更多娛樂情報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