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承翰演菜鳥不怕老 總當吳慷仁學弟超有緣

哈囉!滔新聞的觀眾朋友大家好,我是鍾承翰。

 

 

演員鍾承翰在《最佳利益》飾演年輕熱血的菜鳥實習律師,這也是台灣第一部律政職人劇,鍾承翰更為戲實際走訪律師事務所。

 

我去待了一天,看他們工作的型態,跟所謂真正的實習律師跟他們的指導、他們工作的方式,那也去法院旁聽案件,看看真正我們的法庭處理案件是什麼樣子。

 

好在我平常有在保養、很喜歡運動,視覺年齡上面導演有跟我說OK耶!我覺得可以耶!那我就說:那好在我就放心了,不然我怕觀眾朋友會說,哪有那麼臭老的。

 

克服角色設定的年齡差,鍾承翰在戲中和曾拿下金鐘視后的天心同台飆戲,相當精采。而導演林立書獨特的鏡頭語言,更為整部戲畫龍點睛。

 

我自己在拍他的戲,對於他對於鏡頭上面的概念,或者是他想要怎麼拍,跟我接觸以往的戲劇我覺得有點不太一樣。

 

我就說你們怎麼還設計讓我自己揹鏡頭啊,很累耶!他們那一天就等於放假一天,就是我整天背著鏡頭在那邊跑。隔天我休假,我在家躺了一天,機器大概至少有20公斤。

 

透過角色,彷彿看到當年剛出社會的自己,勇敢追求夢想。而現實生活裡的鍾承翰,也同樣充滿正義感。

 

我也碰過像情侶吵架,情侶吵架是男生已經在打那個女孩子了,我是沒有辦法忍受,我就是衝過去,當然不是想要跟他打架,是我想要先把你拉住,不要讓你再繼續打女孩子。那個當下其實差點也有發生一些衝突,因為男生他的反應是要揮拳,那我有閃開了。

 

《最佳利益》接棒《我們與惡的距離》為台灣的職人劇再掀高潮,一個探討律政、一個探討媒體現象,鍾承翰表示,在《與惡》中飾演法扶律師的吳慷仁,和自己的緣份真的很巧妙。

 

慷仁他是人權律師,我說,我到哪裡都要演他學弟,到底為什麼?一把青他是我學長,覺得:喔,好巧喔,又學長、學弟,就隔了一部戲,我還是當你學弟。

 

一路以來,我覺得自己運氣還算好的是,我都碰到好的導演,願意教導我、指導我,然後讓我可以稍微比較快進入角色,因為我本身不是學表演出來的,那我就是一個很菜很菜的菜鳥。

 

面對每個角色總會花許多時間揣摩如何詮釋,但模特兒出身的鍾承翰,當初走上演員這條路可不容易。

 

你知道通常我們的環境拍戲,他想要快,他也沒什麼時間教你,可能導演情緒稍稍上來的時候就會罵人。他罵人的時候可能就是會罵你:你是豬啊、笨啊、白癡啊之類的,我還是欣然接受,因為我就是菜鳥。

 

就第一天我很緊張,只有嘴巴會動,我就覺得我身體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框住了。第二場戲就是崩潰大哭的戲,我怎麼哭都哭不出來,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哭。導演中間就停了,工作人員就在旁邊說:好,我們等他,我們再等一下。就是很緊張,更加出不來。

 

不是科班出身,更珍惜每個演出機會。第二部戲《刺蝟男孩》入圍第49屆金鐘最佳男主角,在每一部戲劇裡逐漸嶄露頭角,打破了外界認為的「花瓶」印象,鍾承翰三個字因此被看見。

 

做活動或什麼的,永遠我們在報章雜誌只會有男模兩個字,沒有名字。所以大家只會叫你男模,不然就叫你小模。直到你做出成績以後,才會有人知道你,或者時尚圈才會有人知道你,你才會有名字。

 

我喜歡表演,然後我是藉由這麼多年的模特兒的伸展舞台,或者是平面也好、廣告也好,去累積了自己的能量跟信心。因為其實我本身不是一個太有信心的人,在表演上面可以得到更多屬於自己的一些能量。

 

更多娛樂情報:https://goo.gl/ekWunu

 

您可能也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